RhythmAfterSummer

“是的,你难辞其咎。”

喜欢很多 有缘慢谈

妄想后记|妄为

妄为|闵玧其视角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却寥寥无几。
  

我一直没觉得郑号锡这个人是个多么有趣的人。第一次见他就不有趣,反而很沉闷,呆呆地睡在客厅的沙发,还要我费力叫他才肯回卧室睡。后来新年,他也是那么得不有趣,一个人不回老家也不询问其他练习生能否一起过新年。我当时就想,这样的人怎么去交朋友呢。
  
不过,我也得承认他长得好看,不是那种第一眼看就英俊的类型,他有种独特的魅力,越看越觉得很漂亮,对的,就是漂亮,甚至我夸张点说,自带仙气。一开始以为可能是当时郑号锡比较不善言辞才让我对他有这种远离尘嚣的印象,没想到出道后他即使再怎么吵闹,笑得再怎么疯狂,还是给了我一种仙子附身的错觉。
  
我知道的,他不是大家所想的那种没心没肺只知道狂嗨的人。要不是他叫希望,他应该还是练习生时期那样沉稳的样子吧。会埋头练习,偶尔会粘着我叫我哥拜托我教他rap, 这个时候的郑号锡软软糯糯的,每次我答应了他,他还会发自内心快乐地笑,露出那两个可爱的梨涡。
  
我想,这样的孩子应该没有人不喜欢吧。

但我对他的喜欢貌似超过了正常的程度,我喜欢他,是对恋人那般的喜欢,是想要占有他的那般喜欢。
  
认识到这点的时候我们已经快出道了,不好的时机,我没有敢肆意妄为地向他告白。同时,我也惊讶于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一个不有趣的人。
  
可这么一个无趣的人,我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用目光追寻他,看着他卖力搞笑的举止我又心疼又不由自主地被他逗笑?
  
真是奇怪,爱情让人变得奇怪。
  
  
刚出道的那会儿,组合的成绩不是很理想,有次打歌舞台后队内有个成员忍不住哭了,我想着自己毕竟也是个兄长,便安慰了他。欸,谁不想一出道就被大家喜欢呢?还是年纪小呀。要不等会和郑号锡走的时候也旁敲侧击地安慰他一下吧。他从被赋予那个艺名后更是隐忍了,什么事都不说了。有时候真希望他也能像今天这个弟弟一样,难过了忍不住了就向我哭一哭。男人偶尔哭一哭又没什么问题。
  
我那时那么想着,可惜最后一切都没能付诸行动,不是我不敢妄为,是郑号锡根本没出现。我压根无法推测他今天先行离开的原因,说不害怕不担心都是假的,他绝不是违约的那种类型,我敢担保。 可能,他心里也很痛苦吧。我要不要回宿舍等他,直接安慰他?
  
算了,不要妄为了。
  
首尔有时候真是个让人无法待下去的城市啊。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很容易就会被隔开,我和郑号锡也是,从快出道那时开始我就敏锐地感觉到我们之间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不懂这是什么造成的,现在很遗憾自己当时为什么不仔细想想是什么缘故造成了那天郑号锡的先行离去,否则我就不用又花三年时间再重新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想通问题的时候还是因为金硕珍这哥有时三言两语向我暗示我和朴智旻的关系。可笑,怎么可能有什么奇怪的关系,不就是哥哥和弟弟吗?偶尔他问几次我没在意,直到后来几次郑号锡在场时他也这么问我,我就很生气了,瞥一眼郑号锡,他竟然还笑出了梨涡,但你知道吗郑号锡?你那个笑可真难看,那么苦涩,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要是真的是希望我和朴智旻发生什么的话,会这么对我笑?真是个呆子,伪装都伪装不了。金硕珍不是也问过我和你的关系吗?你怎么只揪着这个不放?不过也多亏你总是在朴智旻和我的问题上连梨涡都像灌了中药一样的苦笑,我才明白了我们之间突然被你疏远的关系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郑号锡,你可真是个十足的呆子,不可理喻。
  
那天玩游戏,郑号锡也是,附和金硕珍的玩笑话反问我是不是要去亲朴智旻吗?他倒是自己说说看我要亲谁?真是受不了他每次都这样胡乱猜测我的心意,我还能去亲谁?呵呵,我都那么盯着他了,我以为他理解我的意思呢,真是个蠢货,无可救药的蠢货。
  
当时扫了一圈成员们,他们有些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没有控制住,立马就发火了,还对郑号锡恶言相向了。 那句蠢货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我不知道该怎么收回,只能装作愤然离场。
  

我气他什么都不懂却自以为是地胡想;我气我自己永远没有勇气对他肆意妄为一番让他好好看清楚我,闵玧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到底喜欢谁喜欢得不得了了;我气金硕珍总是开玩笑不看时机;我气这天时人和地利也永远和我们的感情作对。

可我一想起他当时完全僵下来的脸和变成三角形的嘴,火一下子全消了。再怎么样,我怎么能对他发火呢,是我的错。如果我和郑号锡注定得绕很大一圈才能修成正果,我一定得让他呆在原地不动,主动承担起那个需要拼命绕圈的角色才对。而不是一边绕圈一边把绕圈的苦怪在他头上才对。更可况,在我们的关系处理中,他才永远是那个默默背负一切的人。
  
明天起床后一定要扔掉这没用的脸皮和他说说清楚,我想。
  

可第二天郑号锡又不告而别了。
  
心里着急上火,不知道去哪里找他,打他电话不接发他短信又不回,匆忙问方pd他的行踪,还因此被说教了一顿,直到知道他只是回光州了才安心下来。 他一定在怪我对他发火了,还是说这个小傻子在自责?
  
心神不宁,也无法镇定。
  

过了一天他才回复了我,他还说自己有些事想和我谈谈清楚。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一直期待的那个,但我希望是。
  
不过即使郑号锡想谈的事是从此想和我撇清关系也没关系,因为我绝不会答应,还会不要脸皮地死命粘着他。就算再花个三年又怎样,毕竟,我们还年轻,毕竟,我确信的,我们是互相喜欢着彼此。
  

郑号锡,你知道吗?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你是那个妄为的人,妄自暗恋我,妄自牺牲自己成全我,妄自离开我,妄自鼓起勇气想把我们之间的关系理清楚。
  
而我呢,是个妄想的人。妄想我什么不说你就会懂我有多喜欢你,妄想其实你不需要我的安慰,妄想你会主动闭上眼等我来亲吻你,妄想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憋着不说话,就这么将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了了之。可所有的事,我不说你又怎么会懂。因为你那么无趣啊,怎么会知道另一个无趣的人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
  
我一直没有行动,可今天之后,我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只奢求郑号锡他不要太早对我失望了。
  

郑号锡,我的小傻瓜小无趣,明天见了。
  

   
© RhythmAfterSummer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