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ythmAfterSummer

“是的,你难辞其咎。”

喜欢很多 有缘慢谈

糖锡|妄想
part 3
   
后来,奇怪的是,闵玧其和朴智旻也没有在一起。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爱豆嘛,身不由己。
  
成员间有人也很敏锐地发现闵玧其对朴智旻不一样的对待方式,笑咧咧地去问闵玧其,都会被他略带生气地反驳回去。
  

后来两三年,组合开始火起来,行程也越来也多。郑号锡作为编舞队长,必须尽快学习新曲舞蹈,还要在成员舞蹈有问题时进行指导。说不辛苦是假的,但他是希望啊,怎么可能会喊累?知道自己自身条件不好,在组合里只能凭借舞蹈出彩,他就更加努力,好几次疼得腰都直不起来,有时候还会重犯胃病。所以当有一天晚上他很晚回宿舍,听到没有睡觉却一个人呆在客厅看书的闵玧其说了一句“你能不能好好照顾你自己?别那么拼命啊?”的时候,他以为是自己累到出现幻听了。
  
“我知道了,玧其哥,你也早点休息吧。”他笑了笑,回应道。但并没有往心里去。
  
他知道的,这是闵玧其特有的对好友的关心。那次偷听后,他花了好几个夜晚去梳理清他们之间关系的界线,几年来,他也学会了不再自恋地去推敲闵玧其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句意有几种。想想练习生的自己,可谓自恋自卑到极点,还以为闵玧其的话会有多大深意,真是可笑。
  
郑号锡一直觉得他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得很好,放送的时候就按要求互动,有需要就主动与闵玧其组队,除外他已经尽量减少和闵玧其单独两个人外出的活动了,有时候因为私心他会拒绝不了闵玧其的邀请,但一般不是吃东西就是作曲练习什么的,他只希望不要让朴智旻误会了。
  
直到那天,闵玧其突然的发火让郑号锡觉得他是不是一直以来都处理错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那天,成员庆祝打歌结束后在宿舍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轮到闵玧其接受惩罚,他选择了大冒险,金泰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让闵玧其去亲一个成员的脸。闵玧其嘴上呀一古地推辞着,手却放下了啤酒,瞄了一圈成员。
  
可能是错觉,郑号锡老觉得他在盯着自己看,他调整了心情,对视回去,闵玧其起身,向自己的方向走来。
  
郑号锡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玧其你是要去亲智旻吗?”金硕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句话打破了郑号锡的幻想,对呀,朴智旻,他怎么能忘了朴智旻就坐在自己身边呢。又一次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差点还忘了表情管理了,他歉意地笑了笑,“对呀硕珍哥说得对,玧其哥你是要亲谁呀?智旻吗?”他觉得这是他所有面对闵玧其失控的时候做的最好的危机处理了,他自己几乎都要相信自己在闵玧其和朴智旻的关系中担当一个调和剂的助攻角色了。
  

可是,他错了。
  
闵玧其几乎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成员,然后直接对自己大声地骂了一句“蠢货”,大力关上客厅门离开了。
  
郑号锡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难道闵玧其把他和朴智旻已经看得那么重要了?重要到连旁人一句调笑都不许的地步了吗?呵呵,幸好自己的痴心妄想早已被扼杀在三年前,否则现在一定更不好受。他赔罪地笑了,然后也起身走回房里。
  
不欢而散。
  

他处理失误了,他不想再和闵玧其呆在一起了,他受不了闵玧其对朴智旻的爱已经到了无法容忍他人参与的地步。
  
他恨闵玧其,恨他只有一颗心,还把全部温柔和庇护给了朴智旻。
  
他也恨自己,永远学不会不要再妄想,永远学不会不去喜欢闵玧其。
  

他想,现在打歌也结束了,是时候离开闵玧其离开成员一段时间了,回光州看看父母吧。

—— ——————分割线

宝贝们记得告诉我图片看不看得清?如果看不清下次就直接发文字。
  

   
© RhythmAfterSummer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