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ythmAfterSummer

“是的,你难辞其咎。”

喜欢很多 有缘慢谈

糖锡|妄想

part 2
  
郑号锡的艺名叫做希望,但他一直都不是自己的希望。
  

大概是刚出道没多久,组合出道曲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公司又没有能拿到很多资源的能力,甚至因为外形条件没有太突出还被网友攻击,七个少年多多少少也有点颓靡。有些年龄小的成员控制不好情绪,有时候不开心不甘心会一清二楚地写在脸上。可他不行,他是希望,是组合的希望,他得笑,得逗大家笑,得时时刻刻保持精力充沛。
  
其实练习生的时候,他也只是一个安安静静特别沉闷的男孩子,一日复一日地练舞练rap。他想起刚来首尔时,背井离乡的,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闵玧其。离家的第一个新年也是闵玧其善良地从外买来了炸鸡,带回宿舍和自己一起吃。从那个时候开始,郑号锡就知道自己对闵玧其有好感了。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小时候在光州也有过几个喜欢的女孩子,也曾想过未来找个温柔贤惠的姑娘就这么平凡地过一辈子吧。可现实却十分精彩曲折,为了梦想,他好像可以付出很多,追梦路上,好像可以认识更多的人见识更大的世界。他认识了闵玧其,闵玧其拥有一个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他想走进闵玧其的世界。不是不能做vocal,但闵玧其是个rapper,或许自己学会了rap能离闵玧其的世界更近一些。
  
练习生时期真的很累,但也很美好,毕竟闵玧其那时几乎能整日和自己相伴。曾经有天两个人练习累到不行,偷偷跑出去吃夜宵,也丝毫不管什么身材管理,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漫无目的地漫走在深夜首尔的街头,喝啤酒吃炒年糕,身边还是自己喜欢的人,郑号锡觉得这是离他曾经幻想的爱情生活最近的一次。 但通过出道考核后,慢慢的,这个关于爱情的幻想也越来越遥不可及。
  

出道后那次意外的发现更是验证了这点。
  
弟弟们的情绪刚开始总会喜形于色,他有个很喜欢的弟弟叫朴智旻,现在想来一开始会和朴智旻亲近还是因为闵玧其的原因。那天闵玧其对自己说他偶尔看到了一个新来没多久的小孩在练舞,舞蹈跳得也很不错。郑号锡当时没想太多,就主动提出要不今天一起再去看看?之后,三个人就熟络起来。郑号锡有时也会思考,是不是闵玧其的偶尔一见,就是他对朴智旻一见钟情的那一见?
  
再回到出道后的那天,又是一次粉丝只有少数在现场的打歌舞台。朴智旻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一般不会给成员们添麻烦或者任性地说出自己的渴求。但郑号锡听到了,他听到在没有人的化妆间的小隔间,朴智旻哭着,说他坚持不下去了,说为什么得不到粉丝的喜欢,说他有多难过。然后他又听到了一个声音,说,智旻,哥在,哥会一直喜欢你的。那个声音是多么熟悉,迷人的醉酒嗓,曾经在自己肠胃炎时说“别担心,我陪你”的那个声音,闵玧其的声音。
  

他知道的,闵玧其对朴智旻特殊的宠爱他都看在眼里的。
  

但还是第一次亲耳听到闵玧其说喜欢呢。果然,闵玧其的陪伴安慰是可以给兄弟朋友的,但他的喜欢只会给朴智旻。郑号锡是个心细敏感的人,其实以前就猜测过闵玧其对朴智旻的好是不是出于爱?可他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呀。
  
那时,郑号锡特别想胆大地走进隔间打断他们,直接向闵玧其摊牌,凶巴巴地去质问他。但可惜,他还是没办法去。闵玧其和他那么多年的友情,他不想因为自己狂妄自大的行为而毁于一旦。再者,他又能说些什么呢?本就是自己的一片痴心,总不能指责对方背叛了自己只是因为在自己的白日梦中两人是走到了多么亲密的一步吧?
  

对了,他是为什么会留在化妆间不走呢,想起来了,上台前说好结束后和闵玧其一起去吃炸鸡的,看来自己可以先行告退了。一个人又不是不能吃炸鸡,还成全了他们,多好。
  
他走在首尔的街上,大城市什么都好,就是有些人心冷漠,你走在路上,难过或是开心,都不会有人愿意来听你分享这些情绪的。
  
抹了抹眼泪,一个男人泪点那么多真是可笑呢。 哭什么呢?失恋?不是,自己只是暗恋着闵玧其。

估计是觉得这场暗恋太伟大了,感动了自己吧。
  

—————和图片是一样的内容,但我怕图片看不清楚所以发了文字版🌚

   
© RhythmAfterSummer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14)